科學研究與人文思維有何異曲同工之妙?統計學和數學方法對《紅樓夢》的續寫有何幫助?中國古代神話的敘述方式與文藝復興時期虛數的發現,如何體現了東西方數學解題的認知差異?……25日上午,國際著名數學家、菲爾茲獎得主、哈佛大學教授丘成桐在中山大學帶來一場《數理與人文》演講,認為數理與人文必須並重,不可偏廢。他甚至打趣說,《紅樓夢》的續寫也需要數學,而對於中國社會中的“奧數熱”,他認為學知識的目的不是為了做題。
  沒有艱深晦澀數學公式,文史哲知識信手拈來
  西裝革履、滿頭銀髮的丘成桐溫和朴實,娓娓道來。然而,這位國際著名數學家的演講稿中,並沒有大段艱深晦澀的數學公式和定理,相反,中華古典詩詞,古今中外的歷史、文學和哲學知識信手拈來、如數家珍,讓在場師生嘆服。
  丘成桐認為,文學創作與科學規律亦殊途同歸:“物理需要實驗,數學需要證明,儘管文學不需要,但離現象界太遠的文字,終究不是上乘的文學。”在《數學中的賦比興》一文中,丘成桐認為數學研究中講求的細緻洞察力和創造性猜測與文學創作方法如出一轍。他舉例指出,古希腊人喜辯論,故演變出一套公理思維,而公理研究與近代科學理論息息相關。比如在中國陰陽觀念與西方對偶思想中就孕育著射影幾何的概念元素,數學中的龐卡萊對偶性質、粒子物理中極小空間和極大空間的相同現象都與之聯繫密切。
  “數學和文學都很美,數學是講邏輯的科學,美得很有文采,也很真實,而且是不能改變的;文學中,比如李煜、屈原的詩詞,感情豐富的程度是數學的論證不能達到的。”在丘成桐看來,數理與人文的學習可以互通有無。
  中國文學巨著《紅樓夢》是丘成桐最喜愛的小說,他認為這部傳世經典之所以能夠扣人心弦,乃如作者書中所言“字字看來皆是血,十年辛苦非尋常。”攀登數學高峰也是如此。講座中,他笑稱曹雪芹未寫完《紅樓夢》是中外文學史上的千古憾事,而續寫《紅樓夢》數學也能幫上大忙。
  “除了需要有出色的文學技巧外,還需要瞭解該書的內容和背景,由於這部書的內容錯綜複雜,用現在的觀點看來,可能需要用統計和數學的方法來幫忙。”丘成桐認為,紅樓夢的創作過程有如一個大型的數學創作或科學創作。錯綜複雜的人物關係怎樣構成小說的結構?數學家和科學家也是企圖構造一個架構,來描述見到的數學真理,或是大自然的現象。在這個大型結構中,有很多已知的現象或定理,而科學創造需要一個架構,將錶面上可能沒關係的現象或理論聯繫起來,這一做法就跟文藝創作類似。
  談“奧數熱”:學知識的目的不是為了做題
  丘成桐認為,漢唐的科學成就遠高於清代,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前者的文學成就遠勝後者,而近代中國人文教育不及西方,故數理成就亦不及西方。近年來,中國社會“奧數熱”高燒不斷,奧數成績與升學掛鉤扼殺了不少孩子對於數學的興趣。“做題目很重要,我不反對,但是過分了,就是有害的。”被問及對奧數培訓現狀的看法時,丘成桐認為在奧數教學的過程中,老師應更儘量註重傳授學習技巧,並通過一些有意思的數學規律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
  探索學問的道路無疑艱辛而又漫長,當被問及如何面對學術困境時,丘成桐的話擲地有聲,令人動容:“我研究數學50多年了,從沒有想過放棄。”他鼓勵青年學生,要在做學問的過程中發現趣味,出色的研究,必須以濃厚的感情和理想為依托。
  南方日報記者 雷雨
  實習生 施奉延 通訊員 蔡珊珊  (原標題:“續寫《紅樓夢》 數學可幫忙”)
創作者介紹

明珠台

jl34jljjn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